迢迢牵牛星的诗人简介 迢迢牵牛星的作者是谁

4月 19, 2022

读《古诗十九首》,诗中的思妇和游子,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当读到《迢迢牵牛星》时,恍然大悟。

牛郎织女的故事,很小的时候就听爸爸讲过。而且在我的脑海中,一直有一个画面:一个下雨的早晨,我趴到老宅园子里的黄瓜架下,蜷着身子,直愣着耳朵,静静地听着。

那时的我也就七八岁,为了验证爸爸讲的牛郎织女的故事,在七夕那天亲身体验了一下。不过,好像什么也没听到,还怀疑是不是时间不对。

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

纤纤擢素手,札扎弄机杼。

终日不成章,泣涕零如雨。

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

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

再读这首诗,头脑中不仅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谁是牛郎?谁是织女?

“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迢迢”就是远;“皎皎”就是亮;“牵牛星”就是牛郎;“河汉女”就是织女。从字面理解,那颗牵牛星很远,那颗织女星很亮,显然这不是诗人最想说的。

古代诗歌都讲究比兴,“牵牛星”和“河汉女”,是诗人把自然界中的星宿当药引子,来写人间的男女。所以,”迢迢牵牛星”并不是写神话中的的牛郎,而是那个女人在苦苦等待的男人,那个远行的游子;“皎皎河汉女”也不是写天上的织女,而是那个在家傻傻等待男人的女人。

《迢迢牵牛星》,据说是最早明确写到牛郎织女的一首诗。那么,诗人笔下的织女是一个什么样的形象?

“纤纤擢素手,札扎弄机杼”,“擢”是摆来摆去,“札札”是声音,“杼”是织布的梭子。

就是说这个女人一边摆弄着又长又白的手,一边在用梭子织布,发出札札的声音。显然,她只是古代民间一个普普通通的妇女,织布是她的日常工作。

结果“终日不成章”,一天也没织成一块布。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她想牛郎,想那个游子了,很难过,一直在哭,“泣涕零如雨”嘛。

“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河汉”就是银河。你看这条银河又清又浅,我们相隔并不远,可就是不能在一起。

“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盈盈”就是清澈的样子。那么,在这样清澈的一水之间,我们被隔开了,我只能含情脉脉地看着你,守望着你,不能和你讲一句话。

可见,这个织女的思念该有多深,不知道什么原因,牛郎,她的男人,走了很久了还是没有回来,即使只隔着一条清浅的银河也不能见面,她痴痴地等,痴痴地守,没有抱怨,只有悲伤。这是天下多数男人都喜欢的女人,很忠贞,很温情。

《古诗十九首》中像“织女”一样的思妇还有很多。《庭中有奇树》中那个“馨香盈怀袖、路远莫致之”的女子;《冉冉孤生竹》中那个“与君为新婚”、“思君令人老”,柔弱又孤独的妇人;《凛凛岁云暮》中那个“独宿累长夜,梦想见容辉”、“徙倚怀感伤,垂涕沾双扉”,痛苦等待的思妇;《行行重行行》和《孟冬寒气至》中在绝望中等待的女人;还有《客从远方来》,那个在绝望中接到远方游子的信,“长跪读素书”的女人。

这些女子,只是古代千千万万个普通女子中的代表,她们有幸被写入诗中,我们才得以了解她们的生活和感情是怎样的。那些没有被写入诗中的有多少呢?

《古诗十九首》里的游子和思妇,都是牛郎和织女的缩影。

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读这句诗不禁想起另外一句:“所谓伊人,在水一方”——《诗经▪ 秦风▪蒹葭》里最有名的一句,也是最美的一句。

“盈盈一水间”的“水”是指银河。“在水一方”的“水”指哪里呢?

《蒹葭》是《秦风》里的诗,这就需要了解《秦风》所写的是哪个区域的民歌了。

查了一下,“秦风”的“秦”指古代秦国,在甘肃南部、陕南一带。陕西境内确有一条著名的河,叫“汉水”。那么,“在水一方”的“水”应该指“汉水”。

“皎皎河汉女”中说织女是河汉女,“河汉”又喻指天上的银河。那么,天上的银河为什么叫河汉?是不是和汉水有关呢?

再从这两首诗的主题来看,尽管“伊人”是谁?说法不一。但细读《蒹葭》,我还是觉得是一首情诗,一位男子在河边守候、追寻爱人。

《迢迢牵牛星》,是一个女子在一条河边等待、守候那个男人,《蒹葭》则正相反。但都写了追求所爱而不及的惆怅与苦闷,而且都是在一条河边。

这不得不让人联想,《蒹葭》与牛郎织女的故事是否有渊源?

由于《蒹葭》是民歌,如果《蒹葭》确与牛郎织女有关,那么牛郎织女在《诗经》的年代,在《古诗十九首》中,就不是神,而是现实中的游子和思妇,传的久了才变成了我们民族的爱神。

END

古代,人们过着男耕女织的生活,男人耕田,女人织布。我们可以把男人都叫牛郎,女人都叫织女。

牛郎和织女在一起,是幸福,是美满,是平常的生活。

当牛郎不在家的时候,他就变成了游子,留在家中守候的织女就变成了思妇。牛郎织女聚少离多的爱情故事就上演了。

在古代,男人都可能是牛郎,女子都可能是织女。

今天,职业分工变了,我们不再男耕女织,但同样需要远离家乡去谋生。

在外打拼的男人仍然是牛郎,在家守候的女人还是织女。

所以,牛郎织女,是数不尽的,也是说不完的。


左岸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