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誉为千古第一悼亡诗 千古第一悼亡词李清照

4月 19, 2022

自西晋潘安为亡妻作《悼亡诗》以来,历朝历代都有悼亡诗词存世。唐诗宋词也不乏悼亡名作,如元稹的“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苏东坡的“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贺铸的“空床卧听南窗雨,谁复挑灯夜补衣”以及清词中纳兰容若的“当时只道是寻常”等等都是悼亡诗词中的名篇佳作。

历代悼亡诗词大多是诗人悼念亡妻或好友的,中国古代五大悼亡诗:潘安《悼亡诗》、元稹《离思》、苏东坡《江城子》、贺铸《鹧鸪天》、纳兰容若《浣溪沙》都是诗人为悼念亡妻所作。而白居易的《梦微之》是悼念好友元稹所作。

纵观历代悼亡诗词,少有才女为亡夫所作的悼亡诗词。而下面这首宋词便是“千古第一才女”李清照为悼念亡夫赵明诚所作的悼亡词,哀伤凄楚,写尽了人间孤寂:

孤雁儿

序:世人作梅词,下笔便俗。予试作一篇,乃知前言不妄也。

藤床纸帐朝眠起,说不尽、无佳思。沉香断续玉炉寒,伴我情怀如水。笛声三弄,梅心惊破,多少春情意。

小风疏雨萧萧地,又催下、千行泪。吹箫人去玉楼空,肠断与谁同倚?一枝折得,人间天上,没个人堪寄。

这是一首咏梅词,词中小序也有说明,但读罢全词,看似咏梅,实则借咏梅怀旧,暗含悼亡之意,所悼念的便是南渡后逝去的赵明诚。因而这也是李清照唯一一首悼亡词。

这首词上阕写自己孤身生活的凄楚:“说不尽、无佳思”、“情怀如水”,深怀幽怨孤寂,却只有炉香相伴。相思之情,乍然被笛声勾起:“梅心惊破,多少春情意”!

下阕“小风疏雨萧萧地”的凄凉雨景令人不仅潸然落泪,转而悼念亡夫:”吹箫人去玉楼空,肠断与谁同倚”,昔日的夫唱妇随,而今的人去楼空,昔日的欢乐已成而今的哀思,空留词人孤身断肠却无可倚靠。

末三句则化用“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的典故,将心中哀思倾泻而出:纵使春意来到,折梅相寄,却是天上人间相隔,无从寄去,怅然若失!至此处戛然而止,而哀音不绝。

李清照这首悼亡词妙在咏梅与悼亡,浑然融为一体,把梅作为个人悲欢的见证,写尽了赵明诚去世后词人生活的清冷孤寂、内心的凄凉悲绝和对亡夫的哀思之情。


左岸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