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冷冷,风涩涩,一片飞花惊梦

8月 4, 2021

月冷冷,风涩涩,一夜飞花惊梦。西门柳暗竹影斜,满园羞韵幽香。韶华负,朱颜改,谁懂飘尘残叶?衰草飞觞绪如潮,忆的那年初遇。

惯看繁华东风里,柔肠缱绻都为你。人生总是在不停的相遇和告别中渐行渐远,那些身影,那些面容,那些久远而深刻的记忆,都刻进脑海里,渗入肌肤、浸透骨髓。不知何时起,开始沉迷于你的青青笑颜,总是期待着和你说上几句话,似乎这已经成了一种习惯的本能,虽然知道此生无法拥有你,但还是会忍不住的想要同你接近,是继续下去还是暂停,我不断踟蹰于坚持与放弃的警戒线上,如此之矛盾。

半城烟雨半城沙,染却沧桑愁几许。道不尽相思绵绵,隔岸离愁!抱衾斜倚,一本唐诗翻烂,记忆多少?无非醉翁之意也。寻觅心灵乐土,意韵轻拂云水间,花儿凝芳,笑靥荼蘼。直想住进去,欣赏湖水的温柔与恬美渲染,看月朦胧、鸟朦胧。轻轻陶醉,幻梦悠然。如一朵白云,偶尔投影在你面前,你无须惊讶,也无需欢喜。轻轻走远,化作丝丝蝶雨、飘逸芬芳四季。

尘世间、徘徊寻觅。多少寂寞随风漂泊?天涯尽头,那无数清寒正诉说着彼岸花海的空灵!举目遥望西月之巅,飘渺如梦,悲欢一场空。突然发现:那一刻的风轻云掠,竟然美的如此凄凉,那悲戚的月色是否、是否有我潮湿的温柔?时光回环,岁月流转,跟着时代的脚步,追着年华奔跑,错过多少风景,又扔下多少遗憾。当你黑发裁尽,情根落地,记忆里是否还曾有我的丝丝缕缕。

时光最易抛人去,你说的血染沉沙,征战疆场,为谁征伐?这尘世的颠婆流离,三千潇洒,为谁歌又为谁而泣?半醉半醒红尘梦,清狂乱舞任浮华。一曲风花雪月的别离赋,祭奠着那沧桑的幽怨清愁;一场风华绝代的红颜舞,经历着那繁华的桑田巨变。渐行渐远,渐渐谢幕于垂色的夕阳中!此情照此景,此景话此情,渐凄凉,渐无语。

望不断来时路,怎堪前世悲哀。卸下的温柔,该如何从来?文章落落禅,过客匆匆。执著,不一定能感动别人。却,一定会苦了自己。也许是理智最终驾驭了整个思维,所以我选择了在故事还没有开始的时候就轻轻的划上了句号,正如我的离去一样,唱江南古调的经年经月,忘戏入戏。挥一挥落寞的衣袖,不带走一丝云彩!

空山净,池水清,人面桃花相映。峨眉翠黛头梢蓖,娇俏弄影回眸。浣溪沙,相见欢,琴瑟笛箫各异。青墨浅签难成画,痴语黄粱空诉。


左岸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