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画楼,一醉方休

8月 4, 2021

飞檐走壁,身怀绝技,那是少年时的梦。脱离了少年时代,那梦已不做,甚至已不真。少年已去哉,人生跋涉之长途里,只感步履维艰,日益艰难!少年已不再来,以致于春暖花开,竟一眼无奈······很多事情无法更改,只好跟随既定的事实,勇往直前,身心疲倦时,就卧耳长眠,听风过楼帘。舍身求真理,就为一次真理的探究到底,甘心奉献,甘心在黑暗的深渊里沉沦,只为找寻到一条通往充满希望及光明的路!时而感受悲哀,时而不禁长叹,终竟接受赞赏,把庆贺的酒杯,一只只斟满。

身在繁华热闹市,心却如此孤单。它,不知道该寄放在哪里,才能免受这世俗的侵害,它,不知道该保持一种怎样的姿态,才能一如既往地安然。它总是躁动不安,不为花花世界,也觉人生索然。它不断地在扩充容量,依然感觉储存的空间不足。镜子里的自画像,现实里的受气包,梦境中的小精灵,另一个世界的淘气鬼!不得不允许这个小小的胃,接受来自四面八方的不同的味,有时陷入惊觉,有时落入混沌。

添一墨,人间多了些念想;止一笔,人间少了些牵挂。多年以前种下的花,种花人已不在,花前少了佳人,多了过客。芬芳涂抹季节的红唇,再将唇印刻在眉额,那是爱的证据,证明爱的易逝、爱的不朽。精致的你要让季节也要精致如你,于是你细心地打扮,也细心地装扮,这时节的有情人。书纸一堆,任笔尖肆无忌惮,在人间走一回,你亦可爱着也恨着一场宿醉!寻花的人是谁,是一个痴情的小鬼,千里迢迢赶来,只为枕着清露,伴花在坛台,一夜安睡。

细雨滴答,滴答,轻轻点醒了梦中人,一把雨纸伞,伞下的人,非要在江南烟雨中,等到那个迷路的人。他不忍睡,位于楼阁逶迤处,翘首而归!

捻青枝嗅春味,执红烛待良人,看江山盼未来,观沧海寝时代······风雨无歇,脚惹尘埃,知苍云无碍,终得一势峻险而来!红楼琐事,以只言片语,悄然传开,卿翁老怪,捡尽了青山烹煮佳肴之柴。费一腔豪迈,吠一山雾霭,废一丈斜阳,沸一云险相,衔接星辰之渺宕。风吹险,云飞,不问来路有多长,去路更绵长。伺佳人,牧花香,赏花时节多思量,自难忘。千万守得洛河响,一泊游走,生生世世,陪你行遍四方。

薄情的人,莫入相思账,好似过眼烟云,过目即忘。泱泱大地,行远牧歌昶,终于邂逅时,忘语而望,不知所方。左手一拳昆仑想,右手一剑江湖妄,只人在中央,余味绵长。日月擘画,浮尘雕像,千里寻音,只得黯然盈袖,泪彷徨!掀帘尘之幕,见游尘之光,虽渺然无像,亦有望得场。歌舞庆罢,又是歌舞声起,兴把弦柱挽拨,歌唱壮美山河!相,筑于髅骨之上,像,生于理想之巅!

终有震耳欲聋之响,震醒鼾声如雷之臣,怜困苦伏篱之世,号令如归,解一方黎民之困顿。还有谁,还真的有人,历尽月轮圆缺,受尽游尘腐淋之惫,仍坚信,能重得一生安恙无事之身!


左岸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