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桎梏,难锁惆怅

8月 4, 2021

我在名唤青春的宣纸上留下了酸甜苦辣,渲染出一幅幅丹青墨画,挥洒仅有的诗意。闻那几时喧嚣,几许欢笑,几经疯狂,更又几多惆怅。细细咀嚼遗失在年轮里的怦然触动,仿若梦回以往,恍惚之间,时而轻带着温婉的笑意,时而蕴藉着复杂的愁丝,又时而否定着当时的迷离……

总归梦幻的泡沫太过于脆弱,轻轻的触动便在破碎中带起一片片涟漪,使落寞的心灵更加难以平静,紊乱的心跳在寂夜中演奏着澎湃的交响曲,吟诵着不休的旋律,唯有那聆听者,与明月作伴,同微风喃呢。总是在深夜激昂旋律后才能得以睡去。

行至此般岁月,渐渐失去少年的热血与灵性,如今只能偶尔在诗词中谱写一段段心绪,在日记里遗留一缕缕痕迹,又在翻诵时感叹着当初的稚气。莫名的悲伤,环绕在胸膛,如同一种压抑许久的火苗,不停的烘烤着心灵与躯体,在焦灼中侵蚀着孱弱的灵魂,在幻想中渴求不一样的结局。可那已然逐渐麻木的灵魂,再无疼痛可言,亦难有惊艳再现。

回顾此生,上天给予的我亦无从留下,自身索取的,更是撷取不能。有过为情字折磨之苦,绞痛的记忆,犹留在记忆的篇幅之中,随着书笺泛黄,扎根在内心深处。亦有过,感动与恩情,本不善于矫情之人,只能将此般情绪,隐藏于眸中,展现在经年之后!

什么风月桥下,万点星光春波起,莫过只是婉约意境中的期许。什么黄昏,共看比翼双飞去,莫过却是良人何处吾难寻。什么赌书泼茶,朝花夕拾红尘老,莫过是流云随风意难平。

人生的轨迹已然被定格,再也寻不到心中的枯叶蝶,失去了梦幻色彩的诗人,也就只能沉沦在往昔岁月末端,溺于瀚海星云。终归理想在诗与远方中流浪,留下如今腐朽的躯体在城镇喧嚣处游荡,静待着时光的洗礼,或是被风干在飕凌冽中,或彳亍在所谓繁华深巷,随日月老去。如今犹留点点希翼,等待救赎的光辉,驱散心中污秽与深邃,还那青葱苍翠,海天一线之旖旎,还那白衣胜雪,一笑此般少年之温雅,还那红尘作伴,书尽花开花落之韵律,还我一丝光明。惜可奢望莫如此,寰尘莫如是!

我本风中雪,飘飘无所依!


左岸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