揉进记忆的麦香

8月 5, 2021

走进田间地头,城市的喧嚣被田间地头的麦穗淹没在丰收的垄畦里。竖起的麦针,仿佛铁锤镰刀红色里的眼神,向阵阵热浪炫耀着又一个胜利的战役。

揉进记忆里的麦香,闻到的却是抹不掉充满汗水的味道。

当一粒粒种子从摇耧斗里钻进泥土里,满脸留着岁月刀刻痕迹的父母,咧开嘴角,他们仿佛把星辰大海埋进了梦想,简单里充满希冀,原始里带着力量,憧憬着未来,醉倒在心里。

可这一粒埋进父母梦里的星辰大海,预示了他们忙碌的时光征途。迎着启明施肥,顶着寒风除草,披着星月灌溉……在苍白的日子里日复一日,在简单的快乐里年复一年。

当城市里生长的一代分不清麦苗和韭菜时,山村父辈们用佝偻的身体,把黄土变成面粉,把道道车轮碾出国人的底气,在飞扬的麦糠里填满一座座粮仓。

弯曲的麦穗,是他们弯下的腰,像一座座大山的脊背,凝成了乡村的瞬间,却撰写了永恒的历史。

他们在金钱吃香的尘俗里,生在山风里活在天地间,像极了岩层下的河水,清澈响亮,透明甘甜。

笔直的麦秆,像极了他们不计得失、站立田间的双腿,站成了邻里互助毫不犹豫的信仰,纯粹而又迅速。他们是众人眼里的傻子,骨子里却透彻着磊落的可贵,虽与时代格格不入,却清流濯污、摇曳生姿。

在粮食危机的世界里,中国的底气,来自漫山遍野的金黄,更来自于千万个田间地头站成大山的脊梁。凝聚的眉头里刻着坚毅,画满风霜的脸颊上写着华夏子孙沉甸甸的希望。

风吹麦浪,悠扬在千里山川,回荡在万里河疆。那即将归仓的种子,一代代、一辈辈,茁壮在希望的田野上,是华夏的魂,民族的食粮。


左岸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