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一段红尘,裁几曲霓裳

8月 7, 2021

年轻时心在远方,一路奔波,跌跌撞撞,只为把风景装进行囊;年老后心念故乡,几度回望,兜兜转转,只想把过往镶嵌墙上。

年轻时岁月可待,来去如云,易聚易散;年老时时光不再,聚散如烟,难去难来。

其实,在人生的剧本里,光阴才是真正的导演。推着四季轮转,碾过荣枯兴衰,导出情节悲欢,浸染芳华容颜。

在时空里,谁人不是匆匆的过客呢?每天都有故事上演,每一次的闭幕也都是为了下一场序幕的拉开。

所以,不必因年轻而兴奋,更不必为年老而哀叹。不为尺璧,只竞寸阴,才能活出精彩。

在性静情逸时,可以剪一段红尘编故事,让此生美丽的遇见,在爱的墨香里氤氲成诗篇,然后,幻化成天际白云片片,点缀晴空,衬托蔚蓝。

如果可以,还可以把脚步放慢,诗在远方,而生活就在眼前。让生活绽放,以花的姿态,缓缓地舒展,开出它该有的美丽的色彩。

某一天,我们开始独自上路,背着行囊也开始了一辈子的旅程。路程很长也很短,路途很窄也很宽。路上有伴你同行的,也有离你而去的;有为你撑伞的,也有让你负重的。虽然风景不同,但拖着人生前行,注定要一路孤独。

走过风雨,方知人生艰难;经历失去,才懂岁月可贵。奔忙于口腹车马之生计,忽略对人世冷暖的关心,我们成了自己的匆匆过客。也许,当你想起回头时,早已是草枯花谢,幕落人散。

其实,很多时候,过往都成了风干的叶,积压在厚厚的书页里。等到想起翻看的,大概年华早已褪色。

是的,浮生如花。花开,惊艳在人最繁华的年龄,却是在人最繁忙的季节,所以开得无意无声无息,虚度缤纷岁月,逐水流波;花落,阑珊于人最萧瑟的季节,也是在人最寂寞的年纪,所以落得虽有意有声有色,却错失佳音妙韵的旋律,舞不出优美姿态,只空叹渺渺光阴,无情流水。

人生短暂如白驹过隙,常常等生离死别时才会叹惋恍若昨天。所以,要在今天做完你应做的事,不要让今天成为明天的遗憾。其实,我们的奔波劳顿都是为了一些身外之物,只有抛开这种种虚无之累,才会活得轻松自然。当然,摒弃功利不是不作为,而是让短暂的个体生命活得更真诚、更坦然!

我们常常慨叹过往的种种遗憾,其实,不如放下默默眷顾当前。并非青灯伴佛、看淡红尘就是放下,只要不贪取,不巧夺,争自己应得的,做自己分内的就好。其实,坦然不是逃避或看开,而是辨明是非善恶,不卑不亢的活。

人生不惑,随性自然。心站于九天之上,俯瞰人间,万物渺远,蓦然省悟,半生追逐、耿耿于怀的一切也都只是淡淡云烟。

心净于欲少,眼亮于路宽。堂堂正正做人,踏踏实实做事。囿于小人的包围而不郁闷,困乎生活的贫瘠而无愁怨。因此,每天能坦坦荡荡的做着美梦醒来!

活在别人的目光里太烦忧,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太孤单。所以,放下世俗的包袱,打开幽闭的心窗,走进阳光里,虽奔波于柴米油盐,只要辛苦播种,也会一路芳香嫣然。

清闲的日子,沏一杯清茶,捧一本好书,借一树绿阴,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品、读。茶香沁人心脾,书韵净人烦忧。忙碌的日子,汲汲俗世之争,太过疲累,找一方静境停靠,让心灵小憩。归去来兮,我的三径松菊!

人生就是一个舞台,有些人是台上的舞者,有些人是台下的观众,而有些人只是奔走于台前台后的所谓的跑龙套。如果命运真的把你放在了台前幕后,也无须悲伤,因为是你为舞者准备了美妙的音乐,也是你为观者提供了舒适的位置。当所有人享受欢呼快乐时,你静静的躲在灯光背后等侍所有人散场。

虽然人生可以没有起伏,而沉默有时也让人站在了另一个高度。

不要因一时的风雨错失一季花开,静守一片田园,修篱种菊,迎看晨光播种,沐着月华归来,只要心在土里,就能孕育每个季节的精彩!

开口说认为应该说的,因为人陷江湖,情非得己;闭口忍认为应该忍的,因为心超凡俗,人事皆空。

相信人有三生轮回,都是在最美的时光遇到对的人。精心呵护每一份拥有,善待你生命中每一个遇见的人,让前世之缘开在今生今世的每个瞬间,然后,我们让丝丝缕缕的情思化作眉间的痣,把点点滴滴的故事烙成心尖的痕,留待下个轮回……

不要感伤时光如飞而逝,只要心中的太阳每天如约升起,温暖就会抚平岁月侵蚀的印迹。时时放慢脚步,观赏一下旅途风景,等万朵花开,待扑鼻清香。

漫步平静的曰子,观赏旅途的风景。偶尔梳理一下青葱记忆,亦或与几知己杯酌小聚……然后,细数柴米油盐,其实生活就是如这般清简,却又精致而恬淡。

“一、二、三、四、五……”,最初人们是虔诚地写下去的,累得精疲力竭后,于是就随笔画了个“∞”,称作“无穷大”作结束。以后,便在“1——∞”之间寻求一种又一种不同的数的组合。

于是有了生活如是说。

生活如茶,茶太浓的时候希望淡一点,太淡的时候希望浓一点。可正当茶浓淡相宜时,又觉得喝茶太单调,想来一杯咖啡。于是,初喝咖啡时,才知道咖啡是苦的,需要放一点糖,当放了糖后,又会觉得失去了咖啡的本色……

写诗的日子,缺少有浪漫情调的雨;而雨季的缠绵,有时却把日子里的情调变淡。因而,实实在在的生活如街上飘动的“时髦”,梦的追逐始终在路上。

许多无法预料的事总在无法预料的时候发生,世上也难找到一种绝对的平衡。

扬帆的船,常常抵不住鸥鸟的召唤,泊在温暖的港湾。从而忽略帆上张开的信念,把帆拉开作了“遮阳伞”。于是,迷迷糊糊的夏过去了,冬来了,远渡的河冰封了严寒。

据说彼岸才是栖息的永久的家园,可是,错过季节,已错过了摆渡的时间。

于是,人生亦如是。

前人留给后人的财产,只是一块耕种过千百次的土地,而后人却有了许许多多的难题。

该怎样开拓、怎样播种、怎样收获?

于是,为了寻求一种标准的答案,四季奔忙。有时阴差阳错,有时慌慌张张。把青春押给流光,也曾热血澎湃,激情飞扬。

于是,空白的履历上记下了许多零散的故事,故事里有留在过去的遗憾,故事里还有很多美好的遇见——

于是,遇见他们,遇见今世的缘。

流泪的时候,他们说那是哭。

他们把梦说成是白天深思熟虑的结果。

他们说,酒鬼的夜有平静的恐怖。

他们常常把痛苦表演的很潇洒,却把欢乐满不在乎地隐藏,留待以后翻阅。

遇见的他们都可以被称之为生命中的过客。一任时间摇着梦流逝,紫罗滕枯萎了一次又一次,回首,便有许多差点忘却的故事,并不会真的老去。

很想画一个圈子,把他们放在“牢”里,彼此阻挡风雨。

可他们也终究会走远。

其实,谁也无法找到一个绝对的数字来代替∞,所以,我们每天数着一、二、三、四、五……乐此不疲,数着红尘看云烟。


左岸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