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忘,总在记忆中开花

8月 8, 2021

遗忘在记忆的渡口开满了花,开的妖冶、开的醉人……

蝉鸣的聒噪、夏风的微凉、冬夜的静谧都在不该遗忘的日子里被遗落于墙角。无人忆及,也不会再忆及。

舍一段韶华往,换一生眷恋深。

一岁,他还是爸爸妈妈的小心肝;三岁,他学会了走路,学会了叫一声爸爸妈妈;五岁,他有了最疼爱的妹妹;七岁,他有了自己的小书包………十五岁,他为了减轻家中的负担,丢弃了书包,开始了漫长的漂泊。

二十二岁,他结束了长久的漂泊,有了自己的小家;二十五岁,他有了第一个女儿;二十七岁,他有了第二个女儿;二十八岁至三十一岁,他把她们宠成了公主;三十二岁,他的无限期宠爱时钟停在了零时零刻。

那一年,她七岁,她五岁。她和她失去了爸爸,她失去了丈夫,而他则失去了此生三十二年的过往及所有的温情。

她十岁,她八岁时,有一个人重续了二十八岁至三十一岁的温暖,“他”扮演的角色是爸爸。有时会替他感到不公。他爱她们,在她们懂事前;“他”爱她们,在她们懂事后。一度,我以为是“他”偷盗了属于他的一切。

现如今,才蓦然,不是偷盗,是顺理成章的接替,毕竟那个位置空置已久。或许有那么一天,她们只记得曾经有一个叫爸爸的人在她们的生命中存在过,其余的都会淡在过往的岁月里,踪迹不在。即使她们念念不忘,也不会就真的念念不忘。

七十年代的他葬在了二十一世纪的雪里,葬在了她们的童年;葬在了最好的年华;同时,也葬在了父母的心尖,父母的银发梢。

我想,他应无求,他只求一段韶华落幕后,她们依旧能念念不忘的记他一生。所求,仅此而已。


左岸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