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不是也热伤风了

8月 8, 2021

叮咚叮咚,门铃响了起来,开门一看,是一个朋友来了,以前他隔三差五就到家里来,自然是老朋友了。这一年多因为疫情,他很少来我家,但是也来过几次,每次来都是他有了小得意的事,带着炫耀向我汇报。就他那点事儿,我都听烦了,只是碍于朋友情面,硬着头皮听呗。大约是年纪越来越老,就越来越讨人嫌,再好的朋友也不入眼了。

把他让进家门,坐定后,还没说几句话,他就掏出纸巾擦鼻涕,边擦边告诉我他热伤风了。我赶紧问发烧吗?他说不发烧。头疼吗?不疼。你什么地方难受呢?除了流鼻涕,哪都不难受。男人就是男人,一张纸巾反复擦了好几次,要是我顶多擦两次就扔了。我赶紧从茶几上的纸巾盒里抽出了一大堆纸巾递给他,他说他带着呢,我说你留着吧,使这个。

看着他鼻涕哈喇的样子,我厌恶死了,可是脸上还不能表现出来,陪着笑脸假装关怀,嘱咐他要多喝水,多睡觉,别吹电扇空调,心里想真他妈不自觉,这日子口往别人家里溜达什么呀,还流着鼻涕,还伤风感冒,这要是把我传染上怎么办呢?这话我也就是在心里念叨念叨,也不好意思说出口呀。毕竟我们是好朋友,他自己根本就不会想到我会讨厌他。

一边跟他对付着聊天一边盼着他快点走吧,可是人家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就与沙发如胶似漆般粘在了一起,就像屁股上挂了秤砣,再也不起来了。一直呆了1个多钟头,都晚上快9点了,我实在忍不住了,对他说看你这鼻涕流的太勤快了,赶紧回家休息吧,好好睡一觉,感冒了必须好好休息。他却说就是热伤风,没事。你没事,我可觉得是大事,在我催了好几次之后,他才磨磨唧唧着走了。

走的时候,我让他把装着他擦过鼻涕的纸巾的垃圾袋带走了,然后我又往地板上喷了一遍消毒液,我是生怕被他传染了。

第二天我总觉得不舒服,嗓子眼里丝丝拉拉的,虽然不疼,但是总觉得不顺溜。我疑神疑鬼起来,把体温计放到了腋下,正在这时,儿子睡醒了,从他房间里出来,看我夹着胳膊,问我干嘛呢?量体温呢。啊?你发烧了,新冠了?怎么办呀?我送你去医院吧?去了就隔离,你可想好了。

你个傻宝,你就不盼着我好吧,我新冠了,能有你的好吗?再说我打过疫苗了,我又没有密接过,你就咒你老妈吧。

他冲我一个坏笑,我俩这是在逗贫呢,经常的。

又过了一天,嗓子还是不舒服,还感觉自己也流鼻涕了,难道我也热伤风了?没听说热伤风也传染呀,难道那位朋友不是热伤风,而是传染病?越想越后怕,这可咋办呀?不过还好,我呼吸很顺畅,体温很正常,自我诊断没啥事,可是心里就是觉得自己感冒了。

几何约我出去玩,我说嗓子疼流鼻涕,在家睡觉。她要给我送感冒药,我说千万别,把你传染上就麻烦了。突然我想到了我家九五,他就在房间里睡觉呢,我这个传染源,第一个传染的就是他。一想到九五,由不得就埋怨起那个朋友,真是没溜儿,流着鼻涕还到处乱窜什么呀。


左岸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