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很长,平生慢写

10月 18, 2021

喜欢文字,却不善言辞。

凡是落笔,又十之八九是多愁善感。连朋友也说我的文字太过忧伤。

喜欢回忆过往,喜欢念起故人,喜欢翻阅旧文,喜欢重温故曲。旧时少年,已是昨日的光阴。旧时相交,遇见和离别,周而复始。像朋友,离去未见,物是人非。

一次次的念起,一次次的落笔,反反复复,太多太多的次数,自己已都数不清。

对失去的东西太放不下,舍不去。多觉遗憾,徒添烦恼。

任凭是什么,落在笔下,都像染上了一层悲伤,是秋,也为人。不过是平生少有欢喜,总觉怅然。

因而,我永远不是我笔下的温婉女子,光阴的须臾之间,此去经年,我们历经太多。

而我不过刨去千辛万苦,个中滋味,只写草木生长,只写四季花来,只写落霞如绯,只写与她一世清欢与现世安稳。

如果我是诗人,这大约就是一个诗人的浪漫,关于我,关于故事里的“她”。

我是颠沛流离的红尘过客,而“她”是浮世清欢的岁月静好,是最后的温柔。

对着极晚夜色,遥寄一杯,秋光潋滟,落叶始黄,夜雨透骨,阶生寒露,与秋色,是温柔也是寂寥。

自古逢秋,多是寂寥,我亦如此。

浮生的故事很长,千回百转,今夜不过再添一笔,淡写三分。


左岸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