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照的诗词

8月 6, 2022

《丑奴儿》:    

晚来一阵风兼雨,洗尽炎光。理罢笙簧,却对菱花淡淡妆。     绛绡缕薄冰肌莹,雪腻酥香。笑语檀郎,今夜纱厨枕簟凉。   

《浪淘沙》:

素约小腰身,不奈伤春。疏梅影下晚妆新。袅袅娉娉何样似,一缕轻云。     歌巧动朱唇,字字娇嗔。桃花深径一通津。怅望瑶台清夜月,还送归轮。   

据说这两首是李清照写的,但论据不足。

李清照诗词中描写夫妻恩爱的

晚来一阵风兼雨,洗尽炎光。理罢笙簧,却对菱花淡妆。

绛绡缕薄冰肌莹,雪腻酥香。笑语檀郎,今夜纱橱秋箪凉

——《丑奴儿》

赵明诚对李清照诗词的影响

  李清照能够成为中国历史上最杰出的女词人,除了得益于她的天赋才气之外,更得益于她与丈夫赵明诚长期异地分居及以后中年丧夫所造成的性压抑之苦。

  心理学大师弗洛伊德的理论研究表明:一个人如果长期遭受性压抑,则这些被压抑的性能量就会转而寻求其它突破口以求得发泄。如果这种发泄是积极正面的、富于建设性的、有益于社会发展有助于人类进步的,则是一种升华,反之则是堕落。如果这个突破口是文学,那么这种发泄就变成了一种审美宣泄。

  纵观李清照之词,其最经典之作大部分都出自她与赵明诚欲聚不能、天各一方之时及中年丧夫之后。在第二次政治风波中,赵明诚被诬陷关进牢房,李清照遂也陷入焦虑、寂寞和伤心之中: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如梦令》)

  风定落花深,帘外拥红堆雪。长记海棠开后,正是伤春时节。酒阑歌罢玉尊空,青缸暗明灭。魂梦不堪幽怨,更一声啼鴂。(《好事近》)

  莫许杯深琥珀浓,未成沈醉意先融,疏钟己应晚来风。瑞脑香消魂梦断,辟寒金小髻鬟松,醒时空对烛花红。(《浣溪纱》)

  临高阁,乱山平野烟光薄。烟光薄,栖鸦归后,暮天闻角。断香残香情怀恶,西风催衬梧桐落。梧桐落,又还秋色,又还寂寞。(《忆秦娥》)

  这些充满闺怨的词都直接倾诉了她孤寂郁闷而无奈的心境。

  又后来,赵明诚北上做官,重返仕途。而李清照则独自留在青州,二人遥分两地,这对她来说无疑是一场身心的煎熬:

  萧条庭院,又斜风细雨,重门须闭。宠柳娇花寒食近,种种恼人天气。险韵诗成,扶头酒醒,别是闲滋味。征鸿过尽,万千心事难寄。楼上几日春寒,帘垂四面,玉阑干慵倚。被冷香消新梦觉,不许愁人不起。清露晨流,新桐初引,多少游春意!日高烟敛,更看今日晴未?(《念奴娇》)

  红藕香残玉蕈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一剪梅》)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橱,半夜凉初透。东篱把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醉花阴》)

  寂寞深闺,柔肠一寸愁千缕。惜春春去,几点催花雨。倚遍阑干,只是无情绪。人何处,连天芳草,望断归来路。(《点绛唇》)

  香冷金猊,被翻红浪,起来慵自梳头。任宝奁尘满,日上帘钩。生怕离怀别苦,多少事、欲说还休。新来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休休!这回去也,千万遍阳关,也则难留。念武陵人远,烟锁秦楼。惟有楼前流水,应念我、终日凝眸。凝眸处,从今又添,一段新愁。(《凤凰台上忆吹箫》)

  这些词充满幽怨和相思之苦,我们可以想见独守闺房中的李清照是忍受着何等的性压抑之苦,而写作成了她唯一有效的排遣之道。

  至于再后来,赵明诚的早逝,更让李清照遭受到了最不幸的人生结局——中年丧夫。正所谓“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在这如狼似虎之际,在这性需求最强烈之时——丈夫死了。这教人如何堪受?至此写作更成了她赖以排遣孤寂苦闷的不二法门,而也就是此时,她的词作的艺术成就也达到了她一生中的顶峰,也是中国历史上闺怨诗词的一个顶峰。凄美至极,哀怨至极,情真意切,入骨三分。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就是那首给人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的《声声慢》: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读至此有些读者可能会觉得奇怪,为什么李清照不改嫁还要继续忍受亡夫后的性压抑之苦?宋朝对妇女的贞节要求极为严厉,正所谓“饿死事小,失节事大”,也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说的,反正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男人,然后这一代又一代的男人又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女人,何况李清照出身书香仕宦之家,父亲李格非丈夫赵明诚及其父赵挺之皆在朝中为过官,在这样的地位和家世背景之下,她更不能随便改嫁。

  也有读者可能会说那李清照可以通过手淫来解除性压抑嘛!一方面,女人不似男人,动辄手淫,其频率远不及男人,更何况是在那样一个封建保守的时代。另一方面,手淫也不能代替正常的性释放。因此性压抑依然得不到有效解除。

  还有些读者可能会说带给李清照痛苦的主要是爱情上的天各一方和感情上的极度思念,而性压抑只是次要的。而事实上,爱情只不过是性爱的高级热身而已。因此归根结底还是性的问题。

  我们可以设想,如果李清照婚后从此过着幸福的生活,那么她将很难成为中国历史上最杰出的女词人,也由此可见性压抑在这一过程中所起着的重要作用


左岸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