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刿论战创作背景 曹刿论战原文及翻译

4月 19, 2022

曹刿论战

先秦:左丘明

十年春,齐师伐我。公将战。曹刿请见。其乡人曰:“肉食者谋之,又何间焉?”刿曰:“肉食者鄙,未能远谋。”乃入见。问:“何以战?”公曰:“衣食所安,弗敢专也,必以分人。”对曰:“小惠未遍,民弗从也。”公曰:“牺牲玉帛,弗敢加也,必以信。”对曰:“小信未孚,神弗福也。”公曰:“小大之狱,虽不能察,必以情。”对曰:“忠之属也。可以一战。战则请从。”(遍 同:徧)

公与之乘,战于长勺。公将鼓之。刿曰:“未可。”齐人三鼓。刿曰:“可矣。”齐师败绩。公将驰之。刿曰:“未可。”下视其辙,登轼而望之,曰:“可矣。”遂逐齐师。

既克,公问其故。对曰:“夫战,勇气也。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彼竭我盈,故克之,夫大国,难测也,惧有伏焉。吾视其辙乱,望其旗靡,故逐之。”

译文

鲁庄公十年的春天,齐国军队攻打鲁国。鲁庄公将要迎战。曹刿请求拜见鲁庄公。他的同乡说:“打仗的事当权者自会谋划,你又何必参与呢?”曹刿说:“当权者目光短浅,不能深谋远虑。”于是入朝去见鲁庄公。曹刿问:“您凭借什么作战?”鲁庄公说:“衣食这一类安身立命的东西,不敢独自享有,一定把它分给别人。”曹刿回答说:“这些小恩惠不能遍及百姓,百姓是不会听从您的。”鲁庄公说:“祭祀神灵的牛、羊、玉帛之类的用品,我(从来)不敢虚报数目,一定要做到诚实可信。”曹刿说:“这只是小信用,不能让神灵信服,神是不会保佑你的。 ”鲁庄公说:“大大小小的案件,即是不能件件都了解得清楚,但一定要处理得合情合理。”曹刿回答说:“这才尽了本职一类的事,可以凭借这个条件打一仗。如果作战,请允许我跟随您一同去。”

鲁庄公和他共坐一辆战车,在长勺和齐军作战。鲁庄公将要下令击鼓进军。曹刿说:“现在不行。”等到齐军三次击鼓之后。曹刿说:“可以击鼓进军了。”齐军溃败。鲁庄公又要下令驾车马追逐齐军。曹刿说:“还不行。”说完就下了战车,查看齐军车轮碾出的痕迹,又登上战车,扶着车前横木远望齐军的队形,这才说:“可以追击了。”于是追击齐军。

战胜齐军后,鲁庄公问他这样做的原因。曹刿回答说:“作战,是靠敢作敢为毫不畏惧的气概。第一次击鼓能够振作士气。第二次击鼓士兵们的士气就开始低落了,第三次击鼓士兵们的士气就耗尽了。他们的士气已经消失而我军的士气正盛,所以才战胜了他们。像齐国这样的大国,他们的情况是难以推测的,怕他们设下埋伏。我看他们车轮碾过的痕迹散乱,望见他们的旗子倒下了,所以决定追击他们。”

注释

曹刿(guì):春秋时鲁国大夫。著名的军事理论家。

十年:鲁庄公十年(公元前684年)。

齐师:齐国的军队。齐,在今山东省中部。师,军队。

伐:攻打。

我:指鲁国。《左传》根据鲁史而写,故称鲁国为“我”。

公:诸侯的通称,这里指鲁庄公。

肉食者:吃肉的人,指当权者。

谋:谋议。

间(jiàn):参与。

鄙:鄙陋,目光短浅。

乃:于是,就。

何以战:就是“以何战”,凭借什么作战?以,用,凭,靠。

衣食所安,弗敢专也:衣食这类养生的东西,不敢独自享用。安:有“养”的意思。弗:不。专:独自专有,个人专有。

必以分人:省略句,省略了”之”,完整的句子是“必以之分人”。一定把它分给别人。以,把。人:指鲁庄公身边的近臣或贵族。

遍:一作“徧”,遍及,普遍。

牺牲玉帛(bó):古代祭祀用的祭品。牺牲,祭祀用的猪、牛、羊等。玉,玉器。帛,丝织品。

加:虚报夸大。

小信未孚(fú):(这只是)小信用,未能让神灵信服。孚,使人信服。

福:名词作动词,赐福,保佑。

狱:(诉讼)案件。

察:明察。

情:实情。

忠之属也:这是尽了职分(的事情)。忠,尽力做好分内的事。属,种类。

可以一战:就是“可以之一战”,可以凭借这个条件打一仗。可,可以。以,凭借。

战则请从:(如果)作战,请允许(我)跟从去。从:随行,跟从。

公与之乘:鲁庄公和他共坐一辆战车。之,指曹刿。

长勺:鲁国地名,今山东莱芜东北。

败绩:军队溃败。

驰:驱车追赶。

辙(zhé):车轮碾出的痕迹。

轼:古代车厢前做扶手的横木。

遂:于是,就。

逐:追赶,这里指追击。

既克:已经战胜。既,已经。

夫战,勇气也:作战,(是靠)敢作敢为毫不畏惧的气概。夫(fú),放在句首,表示将发议论,没有实际意义。

一鼓作气:第一次击鼓能振作士气。作,振作。

再:第二次。

三:第三次。

彼竭我盈:他们的勇气已尽,我们的勇气正盛。彼,代词,指齐军方面。盈,充沛,饱满,这里指士气旺盛。

难测:难以推测。测,推测,估计。

伏:埋伏。

靡(mǐ):倒下。

曹刿论战:选自《左传·庄公十年》。题目是(教材编写者)后加的。

三行对译

1.十年春,齐师伐我,

鲁庄公十 年的春天,齐国军队来攻打我们鲁国,

伐:进攻,攻打。 齐师:齐国的军队。

2.公将战,曹刿请见。

鲁庄公将要应战。曹刿请求拜见(鲁庄公)。

将:将要。

3.其乡人曰:“肉食者谋之,又何间焉?”

他的同乡说:“有居高位享厚禄的人谋划这件事的,你又何必参与呢?

肉食者:“居高位享厚禄的人。 间:参与。 谋:谋划。

4.刿曰:“肉食者鄙,未能远谋。”

曹刿说:“有权势的人目光短浅,不能深谋远虑。”

鄙:鄙陋。这里指目光短浅。远谋:深谋远虑。

5.乃入见。问:“何以战?”

于是他拜见鲁庄公。曹刿问鲁庄公:“您凭借什么和齐国作战?”

乃:于是,就。 何以战:就是“以何战”,凭什么作战?以,凭、靠。

6.公曰:“衣食所安,弗敢专也,必以分人。”

鲁庄公说:“衣食(这类)养生的东西,(我)不敢独自享用,一定把它们分给臣子。”

衣:衣服。 食:食物。 安:有“养”的意思。 弗:不。 专:个人专有。

7.对曰:“小惠未徧,民弗从也。”

曹刿回答说:“这种小恩小惠不能遍及百姓,百姓是不会听从您的。 ”

徧:通“遍”普遍,遍及。 惠:恩惠。 从:听从,服从。

8.公曰:“牺牲玉帛,弗敢加也,必以信。”

鲁庄公说:“祭祀用的猪、牛、羊、玉和丝织品,我不敢虚报,必须对神说实话。”

牺牲玉帛:古代祭祀用的祭品。牺牲,指猪、牛、羊等。玉帛,玉和丝织品。 加:虚报。信:实情。

9.对曰:“小信未孚,神弗福也。”

曹刿回答说:“小信用不能被人所信服,神不会保佑(你)。”

孚:为人所信服。 福:赐福,保佑。

10.公曰:“小大之狱,虽不能察,必以情。”

鲁庄公说:“大大小小的诉讼案件,即使不能一一明察,(也)一定根据实情合理裁决。”

狱:案件。 虽:即使。 察:明察。 必:一定。 以:根据。 情:(以)实情判断。

11.对曰:“忠之属也。可以一战。战则请从。”

曹刿回答说:“(这是)尽了本职的一类(事情)。可以(凭这个条件)去打仗。作战时请允许我跟随着去。”

忠:尽力做好分内的事。 属:类。 可以:可,可以;以,凭借。 请:请允许。 从:跟从。

12.公与之乘,战于长勺。公将鼓之。

鲁庄公和曹刿共同坐一辆战车,在长勺(和齐军)作战。鲁庄公一上阵就要击鼓进军。

鼓:击鼓进军。战于长勺:倒装句,于长勺战。之:此为助词,补足音节,无实在意义。

13.刿曰:“未可。”齐人三鼓。

曹刿说:“(现在)不行。”齐军擂过三通战鼓。

14.刿曰:“可矣。”齐师败绩。公将驰之。

曹刿说:“可以了。”齐军大败。鲁庄公又要下令追击齐军。

驰:驱车(追赶)。败绩:大败。之:齐军(也有一些教材译为“补足音节”同“公将鼓之”的“之”,两个解释都可以用,或者听老师的要求。)

15.刿曰:“未可。”下视其辙,

曹刿说:“(还)不行。”下了战车,察看齐军车轮轧出的痕迹,

下:下车。 视:察看。其:他们的。辙:车轮轧出的痕迹。

16.登轼而望之,曰:“可矣。”遂逐齐师。

又登上车,手扶车前的横木,远望齐军的队形,说:“可以了。”于是追击齐军。

轼:古代车厢前边的横木,供乘车人扶手用。 遂:于是,就。 逐:追击。望:瞭望,眺望。

17.既克,公问其故。

战胜齐军后,鲁庄公询问曹刿取胜的原因。

既克:战胜齐军后。既,已经。 克:战胜,攻下 其:其中的。 故:原因。

18.对曰:“夫战,勇气也。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彼竭我盈,故克之。

曹刿回答说:“作战,要靠勇气。第一次击鼓进军能够振作士气;第二次击鼓士气就开始低落了;第三次击鼓时士气就耗尽了。对方的士气耗尽了,而我方的士气正旺盛,所以能战胜齐军.

夫:发语词,议论或说明时,用在句子开头,没有实在意义。 鼓:击鼓 作:振作。 再:第二次。 衰:衰弱。 竭:枯竭。彼:他们的。 盈:充满。这里指士气旺盛。故:所以 克:战胜。

19.夫大国,难测也,惧有伏焉。

(齐是)大国,是难以推测的,(我)恐怕在那儿有埋伏。

测:估计,推测。 惧:恐怕。 伏:埋伏。 焉:“于之”,语气助词。

20.吾视其辙乱,望其旗靡,故逐之。”

我看到他们车轮的印迹杂乱,望见战旗倒下,所以才追击齐军。”

靡(mǐ):倒下。 故:所以。 之:代词,指,齐军。

古今异义

1.齐师<伐>我 (古义:进攻 今义:讨伐)。

2.齐<师>伐我 (古义:军队 今义:老师)

3.又何<间>焉 (古义:参与 今义:隔开,不连接) 。

4.肉食者<鄙>,未能远谋 (古义:目光短浅 今义:语言、品行恶劣,不道德;轻视,看不起) 。

5.衣食所<安>(古义:养 今义:安稳)。

6.弗敢<专>也(古义:个人专有 今义:独自掌握或占有)。

7.<牺牲>玉帛 (古义:祭祀用的牛、羊、猪等 今义: 为了正义的目的舍弃自己的生命;放弃或损害一方的利益) 。

8.弗敢<加>也 (古义:虚报夸大 今义:增加) 。

9.必以<信>(古义:实情 今义:诚信)。

10.小大之<狱> (古义:案件 今义:监狱 ) 。

11.必以<情>(古义:以实情判断 今义:感情)。

12.<忠>之属也(古义:尽力做好本分的事 今义:忠诚、忠心)。

13.忠之<属>也 (古义:类 今义:同一家族的人)。

14.<可以>一战 (古义:可以凭借 今义:能,行) 。

15.神弗<福>也(古义:赐福,保佑 今义:幸运)。

16.< 再>而衰(古义:第二次 今义:事情进行重复,再一次)。

一词多义

1.故:原因,缘故 (公问其故) 。

所以(故逐之) 。

2.(民弗从)从:跟从  。

(战则请从)跟随   。

3.其:代他的,这里指曹刿 (其乡人曰)。

他们,指齐军   (吾视其辙乱)。

4.以:凭借   (何以战)(可以一战)。

按照  (必以信)。

把 (必以分人)

5.请:请求   (曹刿请见)。

允许  (战则请从)。

6.之:助词,的  (小大之狱)。

代词,代曹刿  (公与之乘)。

7.加:戴上 (既加冠,益慕圣贤之道)。

虚报 (牺牲玉帛,弗敢加也) 。

8. 间:暗暗地,私自(又间(jiàn)令吴广之次所旁丛祠中)。

中间,当中 (颓(tui)然乎其间(jīan)者)。

参与, (肉食者谋之,又何间(jiàn)焉)。

表示房屋的量词, (安得广厦千万间)。

一会儿,顷刻,  (扁鹊见蔡桓公,立有间)。

夹杂, (中间力拉崩倒之声)。

间断, (虽与外人间隔)。

时刻, (奉命于危难之间)。

偶尔, (时时而间进)。

9.焉:句末语气词,相当于”呢”。(又何间焉)

兼词,于此,在哪里。(惧有伏焉)

通假字

小惠未徧:通“遍”,普遍,遍及。

词类活用

1.神弗福也: 名词用为动词。赐福,保佑。

2.公将鼓之: 名词用为动词。 击鼓。

3.忠之属也: 形容词用作名词,尽力做好分内的事。

4.公与之乘:名词作动词,乘战车,坐战车。

5.下视其辙: 名词作动词,下车。

6.齐师败绩: 名词用作动词,大败。

7.必以情:名词用作动词,(以)实情判断。

文言句式

1.夫战,勇气也:判断句“……,……也”,表判断。

2.忠之属也:判断句“……,……也”,表判断。

3.可以一战:省略句“以”后省略了宾语“之”。

4.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省略句“再”和“三”后省略了宾语“鼓”。

5.何以战:倒装句,宾语前置,应为“以何战”。

6.战于长勺:倒装句,“于长勺”,介宾短语,后置。

7.下视其辙,登轼(shì)而望之:省略句,省略主语,省略的主语应为曹刿

段意

第一段(曹刿问战)

总: 叙述战前曹刿求见鲁庄公,通过对话说明政治上取信于民是作战的先决条件。

分两层

第一层(开头到“乃入见”):写曹刿求见鲁庄公的原因。

第二层(“问”到段末) :写曹刿和鲁庄公关于战前准备的对话,说明政治上取信于民是赢得战争胜利的先决条件。

第二段(曹刿参战)

叙述齐鲁长勺之战的经过。

第三段(曹刿论战)

战后曹刿论述战役取胜的原因。

创作背景

本篇选文又题作“齐鲁长勺之战”或“长勺之战”。《曹刿论战》记载了发生在公元前684年,齐借口鲁国曾帮助公子纠争夺齐国君位,再次兴兵攻鲁,两军战于长勺。

丘明(姓姜,氏丘,名明),华夏人,生于前502年,死于前422年,享年80岁。丘穆公吕印的后代。本名丘明,因其先祖曾任楚国的左史官,故在姓前添“左”字,故称左史官丘明先生,世称“左丘明”,后为鲁国太史 。左氏世为鲁国太史,至丘明则约与孔子(前551-479)同时,而年辈稍晚。他是当时著名史家、学者与思想家,著有《春秋左氏传》、《国语》等。左丘明的最重要贡献在于其所著《春秋左氏传》与《国语》二书。左氏家族世为太史,左丘明又与孔子一起“如周,观书于周史”,故熟悉诸国史事,并深刻理解孔子思想。


左岸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