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澈浸染的漂泊岁月

说不清那场相遇,对你我究竟意味着什么。而当时光流去,你我曾经的相约,虽已很难收集到那时梦幻的甜蜜,但过往那镌刻 […]

别因疗伤辜负自己

我在上海读大学时认识了男友开始恋爱。去年,男友因家庭强烈反对与我分手后,与门当户对的本地女孩闪婚。6年感情付之 […]

傻瓜才相信爱情有奇迹

我在一家婚恋网站工作的时候,曾经很单纯、很努力地想帮助单身男女解决找对象的问题。于是我们发了一个征集函,请单身 […]

分手时别忘了说再见

2000年6月12日,林冬从山东中医药大学毕业。在这个本应收获的季节,与他相恋两年的初恋女友陶璇,却决绝地投入 […]

岁月苍老,爱已成殇

在岁月的转角陨落,陨落在你的心上,在时光的长廊里落幕,我们的故事没有完美的结局,初见却惊艳了时光,一场邂逅,让 […]

再见了,我的爱情

我们都曾经憧憬过爱情美好的样子,我们都以为王子和公主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我们都想找一个相爱的深情地人告别单身 […]

我为什么要结婚

我决定去看望两个朋友的时候,正和母亲一起整理新家的厨房,我的父亲在他的书房里一声一声地叫我,要我去帮他整理那一 […]

信童传情

在这样的季节,这样的时刻,公园里少有纷至沓来的游客。看来端坐在公园小径边长椅上的年轻姑娘只是凭一时冲动,跑来坐 […]

新年的求婚者

新年第一天下午一点多,城里寂静无比,可能都在睡觉。我到朋友家吃饭,坐地铁。一个年轻男孩跟着我下地铁,不住看我, […]

完美的女友

那年在中国的京城,我主持一项工程,历时两载,下榻于某家专门招待西欧来宾的旅舍。旅舍的职员很有礼貌,白色套服,黑 […]

公主和癞蛤蟆

几年前,我们家收养了一只1岁大的西伯利亚产的爱斯基摩犬,我们给它取名为玛莎公主。洙所有的西伯利亚犬一样,玛莎喜 […]

白痴的故事

中国古代的爱情传说故事中,很有些匪夷所思在内,而居然能传诵久远。看来,除了说明中国人在传统生活中根本不懂得男女 […]

旧情人的旧习惯

也许你已经离开了一个人很久,你已经不爱他了,但是有一天,你忽然发现,你仍然保持着一些他的习惯。 他习惯在关掉音 […]

你从来不是救世主

快三十岁的她突然宣布,打算与四年前的前男友复合,我吃惊不小。 他们都是从家乡来京漂的孩子,互相扶持,很自然地合 […]

修软垫椅的女人

认识,替她脱掉衣裳进行按摩,然后厉声对她说:“你疯了!不应该傻到这个地步!” 这就足以把她治好了。他跟她说过话 […]

家有名妻

在念高中的时候,有一天大姐命令我画一个女人。 在当时,我的美术成绩高低起伏很大。凡是成绩优异,甚至包括了一次比 […]

在女儿婚礼上的讲话

我二十七岁有了女儿,多少个艰辛和忙乱的日子里,总盼望着孩子长大,她就是长不大,但突然间她长大了,有了漂亮、有了 […]

鲸鱼的爱情

从前有一只鲸鱼,他唱歌,但唱得不好。为了不吓着他的兄弟姐妹们,他只有在一个人的时候才唱。和别人在一起时,他总是 […]

穿袜子的椅子

穿袜子的椅子 雪小禅 那时的他,是个乡村小学教师,冰冷的屋子里,没有暖气,只有个很小很破的蜂窝煤炉子。他常常为 […]

思念那不在者

罗兰·巴特(Roland Barthes)在《恋人絮语》里有一个关于情欲的敏锐观察:“许多歌谣与旋律描述的都是 […]

暗恋的道德

暗恋也不是一点好处都没有的,托马斯,曼在《魂断威尼斯》中不无附会地引述了苏格拉底的话:“求爱的人比被爱的人更加 […]

愚蠢的约定

你曾否跟别人有过愚蠢的约定? 我曾经跟一个男人约定,如果到了我认为应该结婚的时候,仍然没有人娶我。也没有人肯嫁 […]

结婚证明

一户人家失火,许多重要东西都付之一炬,包括结婚证。 当时并没觉得结婚证烧掉了会有多么大的影响,夫妻照做,日子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