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曾祺:萝卜

杨花萝卜即北京的小水萝卜。因为是杨花飞舞时上市卖的,我的家乡名之曰:“杨花萝卜”。这个名称很富于季节感。我家不 […]

故乡很远亦很近

前行的车拉锁般打开道路的拉链,将望天洞、普乐堡奇石馆、大雅河漂流一一展现在我们面前,好一幅水墨山水画。行至大前 […]

愿岁月温柔以待

母亲的一生经历坎坷,但是她生性乐观,脸上常挂笑容,好像她的字典里就没有忧愁二字。 母亲12岁时,外祖父就去世了 […]

夜雨平江路

初到苏州,便遇上雨。 淅淅沥沥的下了一整天。空气中,有微微的凉意,混合淡淡的,花草的清香。 那踮着脚走在雨中的 […]

失落在鸡汤里的渴望

小时候,逢年过节吃着不多点的鸡肉却喝着香到骨子里的鸡汤时,心里总有一种抑制不住的甜美幸福。 “知子莫若母”!我 […]

我为什么要结婚

我决定去看望两个朋友的时候,正和母亲一起整理新家的厨房,我的父亲在他的书房里一声一声地叫我,要我去帮他整理那一 […]

信童传情

在这样的季节,这样的时刻,公园里少有纷至沓来的游客。看来端坐在公园小径边长椅上的年轻姑娘只是凭一时冲动,跑来坐 […]

新年的求婚者

新年第一天下午一点多,城里寂静无比,可能都在睡觉。我到朋友家吃饭,坐地铁。一个年轻男孩跟着我下地铁,不住看我, […]

没有一条道路是重复的

那些因病逝去的人,在他们的身体被火化之前,都会在我窗户对面的太平间里躺上一晚,就像漫漫旅途中的客栈,太平间以无 […]

林中猫的故事

它是一只灰白色的公猫,它的毛色已失去瓷瓶般的亮光,因为它已不再年轻了,又爱睡在暖和的地方,皮毛上沾满了炉灰和煤 […]

老太婆和自行车

早在天气还很热的时候,留子就发现在她家的水泥院墙外放着一辆自行车,留子上了年纪,一个人过日子,那是在她到外面街 […]

乡下的猫

乡下人说养了什么,总是说“看”,如看家的看,念第一声。家里看一只狗,狗便也看着家;看一只猫,猫也看着家。彼此看 […]

想我的母亲

父母对子女的爱,子女对父母的爱,是神圣的。我写过一些杂忆的文字,不曾写过我的父母,因为关于这个题目我不敢轻易下 […]

活在死亡中

我们是死者。我们思之为生活的东西,只是真正生活的睡眠,实际上是我们的死亡。 死就是新生,死者并不死。当我们以为 […]

我所发现的生活

那个人家住费城,小时候很穷,他走进一家银行,问道:“劳驾,先生,您需要帮手吗?”一位仪表堂堂的人回答说:“不, […]

文人与粥

粥和饭,从本质讲,并无不同,只是水放得多寡而已。 清代的袁枚在《随园食谱》里作了一个权威的论定:“见水不见米, […]

不能被增加的人

我很惊讶——原来到最后我连一件礼物都不曾预备。我早就接到她“发愿”的邀请信,当时只觉得要买一件礼物并不是难事。 […]

都是因为我们穷

这里的一切每况愈下。上星期我婶婶哈辛塔去世了。这星期六我们将她安葬好,内心的哀伤开始减轻的时候,天又下起了前所 […]

悠哉游哉

在欧洲西海岸的一个码头,一个衣着寒伧的人躺在他的渔船里闭目养神。 一位穿得很时髦的游客迅速把一卷新的彩色胶卷装 […]

我喜欢出发

我喜欢出发。 凡是到达了的地方,都属于昨天。哪怕那山再青,那水再秀,那风再温柔。再深的流连便成了一种羁绊,绊住 […]

完美的女友

那年在中国的京城,我主持一项工程,历时两载,下榻于某家专门招待西欧来宾的旅舍。旅舍的职员很有礼貌,白色套服,黑 […]

记住回家的路

生活在今日的世界上,心灵的宁静不易得。这个世界既充满着机会,也充满着压力。机会诱惑人去尝试,压力逼迫人去奋斗, […]

不高明又何妨

玩什么都不必精通,从创造性的消遣中自得其乐,仍不失为自我改造的办法。 前几天下午,我正在弹钢琴时,七岁的儿子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