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亏不欠,只谢遇见

每一个不懂爱的人,都会遇到一个懂爱的人,然后经历一场撕心裂肺的爱情。不懂爱的人慢慢懂了,懂爱的人却不敢再爱了。 […]

待我长发盘起

时间是一把雕花刀,不经意间在你娇美的脸上刻上了岁月的光环。亲爱的你,好吗? 稚气童年时的记忆 回忆起小时候,并 […]

手心握住的,就是幸福

有的人,总喜欢将得不到的视为幸福。于是,终生在向往——追求——得到——抛弃——继续向往的圈子中,像一个陀螺一样 […]

遗忘,总在记忆中开花

遗忘在记忆的渡口开满了花,开的妖冶、开的醉人…… 蝉鸣的聒噪、夏风的微凉、冬夜的静谧都在不该遗忘的日子里被遗落 […]

寻找——在雨中的记忆

不知怎么的,还是走到了她来的城市,是缘分?还是追寻?那记忆深处的女孩,那每天笑着确有点淘气的小天使… 忘不了, […]

秋雨敲打着我的窗

秋天的雨,倏忽来,倏忽去。雨点挺大,敲打在厨房的窗上,乒乒乓,乒乒乓,像打击乐,更像心跳。 一边听手机音乐,一 […]

故乡很远亦很近

前行的车拉锁般打开道路的拉链,将望天洞、普乐堡奇石馆、大雅河漂流一一展现在我们面前,好一幅水墨山水画。行至大前 […]

想我的母亲

父母对子女的爱,子女对父母的爱,是神圣的。我写过一些杂忆的文字,不曾写过我的父母,因为关于这个题目我不敢轻易下 […]

不能被增加的人

我很惊讶——原来到最后我连一件礼物都不曾预备。我早就接到她“发愿”的邀请信,当时只觉得要买一件礼物并不是难事。 […]

都是因为我们穷

这里的一切每况愈下。上星期我婶婶哈辛塔去世了。这星期六我们将她安葬好,内心的哀伤开始减轻的时候,天又下起了前所 […]

那些让我们难堪的亲人

在易初莲花的洗手间里,遇到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上完厕所,没有冲水,便笑眯眯地看着身后长长的队伍,向门外走去。 […]

好人总会有人疼

一个我不认识的朋友的友人,据说是个擅长园艺的雅士,年轻时颇有几段浪漫情事,可惜薄缘难以深耕,就这么孑然一身老了 […]

向美好的旧日时光道歉

美好的旧日时光,渐行渐远。在我的稿纸上,它们是代表怅惘的省略的句点;在我的书架上,它们是那本装帧精美,却蒙了尘 […]

难忘的八个字

随着年龄增长,我发觉自己越来越与众不同。我气恼,我愤恨——怎么会一生下来就是裂唇!我一跨进校门,同学们就开始嘲 […]

世界上最酷的爸爸

当我出生的时候爸爸已经50岁了。在别人有“妈妈先生”这个绰号之前,他已经因这个称呼名闻遐迩。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代 […]